這是一篇回憶錄...

 

在一個風光明媚的日子裡,早上依然在很多孕婦排隊等待看診的台大醫院候診室等待,現在自行開業的蘇怡寧醫師門診,各大醫院的婦產科都是出了名的需要長時間等待,台大當然也不例外.

 

終於在一番等待後輪到我看診,只是今天已是38週,離預產期2012/02/17約還有一週,原來本週不是原本要看診的日期,但蘇醫師為了安全所以還是排了這天檢查,這天我感覺到肚子似乎有不同,但是我想醫師已被很多產婦(北鼻)唬弄,所以當我跟醫師說今天肚子有點怪怪的,醫師沒什麼感覺啊啊啊啊~(身邊有些朋友有產兆,可是竟還超過七天才生,我的怪怪的我想醫師已經聽很多了啦XD),最後醫師評估已滿週數,怕小孩太熟就安排在2015/01/21直接進兒醫九樓待產,這真是嚇壞我了,聽說催生很痛的,結果蘇醫師說現在催生是物理性的,用氣球把產道撐開%︿&&*(我腦袋一片空啊,聽不進去),不過有放心下來不是打針,看診結束後心想,小朋友差不多時間該出來啦,不然娘親我還得要把你逼出來,很辛苦滴~

 

大約下午一點步出了台大醫院因為接近產期,所以打算運動一下到時才會比較好生,在後期我每天爬樓梯到六樓,所以我覺得再多加一點運動量比較好一些,平時工作都是貼在椅子上,剛好台北賓館有開放,一直想去參觀,今天剛好老公有陪著,所以就去散散步,等待晚上與同事們西門町的KTV歡唱!


 

到了下午大約四點,我開始感覺肚子明顯的不對勁,怪怪的,有點痛又不會太痛,直覺就是"來了!小孩要出來了",因為沒有非常痛,所以就邊詢問有生過小孩的,一邊享受(咦?!)這樣的感覺,一直到五點覺得不太行,就打電話跟同事們說今天無法前往同樂,我要缷貨啦~之後就開始洗澡準備待產包,直到六點覺得開始明顯疼痛就出發到台大醫院,路上心情很忐忑,很怕大家說的被退貨啊!

 

上了台大兒醫九樓產房就已經有一位產婦剛剖腹出來,產房兩側都是他的家屬陣容浩大,報到前我還笑著跟老公聊天,護理站的護士鐵口直斷"等一下你就笑不出來了",之後等待了一會才輪到我,女護理師?醫師?內診檢查看開了幾指,沒想到還沒兩指啊!果然叫我回家還不能進待產室,這時的痛還能忍耐,加上還沒吃晚餐所以打算去南陽街買麥當當,誰曉得坐個電梯到一樓,感覺不太能走路,因為痛感已經開始襲來,就請老公去買,獨自回到九樓產房,覺得落紅愈來愈多,心想不能回去,一回去應該又要跑回來了,就在產房的沙發坐著,這時一陣一陣的陣痛,讓我受不了直接倒在產房沙發上,當晚第一位產婦的家屬看著我用台語說:幾咧燒蛋嘍賣生啊!基於禮貌我只好忍著痛回一個微笑,又繼續倒在沙發上,過了一會,老公終於拿著麥當當回來,我因為餓了所以吃了一點,一邊請老公向護士說再檢查一次,這時大約晚上9點,好哩加在,在不蘇湖的內診之後,護士說可以進待產室了,但是要請醫生先看一下胎兒狀況,檢查同事們打電話來,此時我還有體力可以接電話,聽起來他們喝High了啊!問我是真的要生嗎?我說我都痛得要命了,賣來亂!之後進待產房時,當晚沒有健保房也沒有雙人房,也太多人生了吧?!最後只好先在單人病房休息了(單人病房頗清幽,但是費用好高啊),不然要躺在病床在外等到健保房,也無法好好的休息,接著就是一陣又一陣又一陣再一陣,又一陣的陣痛,這時候真得覺得自己的時間是別人的N倍啊,因為沒有上過媽媽教室,但曉得有拉梅茲呼吸法,因為一陣痛人自然就會用力,加上第一次生小孩又緊張,旁邊的護理師不斷說不要用力,你最後會沒力氣生,而且會缺氧頭暈休克,但因為實在太痛了,老娘根本沒辦法放鬆啊!!!(摔筆),後來真的頭暈了,所以我開始想盡辦法讓自己放鬆,之後有成功讓自己稍微放鬆沒頭暈,但是小朋友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出來呀~~~為娘的我很痛啊!!

 

一整個大半夜中間有小睡一下,解釋一下我的小睡,就是痛到累之後睡著,立馬又被痛醒,一直如此反反覆覆,阿娘喂~我好愛我媽,一直到半夜完全是很累又痛到睡不著,房間外不斷的聽到護理人員及醫師來來回回急促的腳步聲,這天的夜晚超級漫長,因為護理人員當晚總共接生六個北鼻,也沒空理會其他待產婦,當晚感覺有被遺棄的感覺,還好是單人病房,最後痛到哭啊,(據說整晚外面的產婦也是一直該該叫,但我自己就痛不過來了根本沒聽到誰在該啊!)不過我整個陣痛都沒有大叫,非常安靜,現在想來自己也很佩服自己.痛到受不了時就下床動一動,後來發現旁邊似乎有個坐便椅(請看下圖),很像給有痔瘡坐的,坐下去可以稍微舒緩,所以完全都不想管胎兒胎心音偵測還在不在肚子上,整個人躺不住也坐不住啊,陣痛真的真的是爆炸痛啊,像子宮要爆炸一樣,一直到清晨,對!是清晨(好累啊我...),我猜大約是四點左右吧,終於有應該是護理師進來看我的狀況,問我想不想用力,我回想!我當然想啊,超痛的,非常想快點缷貨,護理師後來幫我把羊水弄破,(後據老公說是一根非~~~常長的鐵棒,只是我痛到根本沒心情管,但其實也看不到啊!!)跟我說,現在有痛再用力,所以我開始了,痛,用力!痛,用力的輪迴中.凌晨時,中間有一次護理師有進來跟我說:你很棒沒有打無痛!(此時很想問所以大家都有打嗎?)不過就算你現在說也來不及了,這時好像已經開超過可以打無痛的黃金時刻了!!

話說一開始就沒有打無痛打算體驗人生大事的完整感愛,所以完全沒有要求要打無痛(現在想想似乎蠻犯X的),但是沒打無痛很驕傲呀,就像男人有當兵跟沒當兵的差別,根據身旁的朋友及朋友身旁生過小孩的朋友,我們發現很年輕時生小孩的女生,都不太會痛,都說生小孩跟大便一樣,但是我們這種上了年紀的痛就是會非常明顯.

 

終於!最後一次護理師進待產房大約隔天清晨五點左右,對著房外大門喊,快點!她快生了,準備產房,這時護理師要我先放鬆,(因為他們要準備產房),後來他們推了一張病床來,在疼痛當中我要自己爬過去,再由護理師推進電梯到樓下?上?生產,到了產房要自己再爬到生產椅(大概是長下圖那樣,但覺得沒有圖上那樣舒服的感覺),這時這些搬動自己的動作都讓人精疲力竭啊~~

(最近才聽到有樂得兒這種生產方式,原來就是不用爬來爬去,台大只有四間,難怪醫生都沒提,現在蘇醫師的禾馨民權全都是樂得兒病房,真好!但我沒有要再生了!)

 

最後上了生產椅(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這個名稱),醫師來了,結果是林思宏醫師不是蘇醫師,原來蘇醫師去南部開研討會了,心中難免有小小失望,不過醫師都很有經驗,在生產時旁邊的護士與醫師在聊天,也好可以分散我注意力,在可用力時女醫師幫我壓肚子(因為照超音波時有看過她,所以曉得是醫師),叫我用力,生了一下下,後來老公來了(因為要消毒什麼的,他說進來時只看到血淋淋),現在是很快的痛,但是可以用力,現在是一整個搞不清楚狀況,我沒感覺小孩在哪裡了,因為陣痛實在是太痛了,後來小孩生出來時才有感覺,出來半身後醫生不放過我啊,要我自己生完,輪家電視上不是都是醫生會拉出來滴嗎?總之,我還是靠自己力量把北鼻生出來了,醫師開始縫合什麼的我都沒感覺(應該是打了麻藥,但是何時打的我也不曉得@@),只記得陣痛好痛啊!!所以我生完以後完全不敢再回想生小孩的痛了...

 

 以上就是生產記回憶錄,有些細節可能也忘記了,但是陣痛是絕對忘不了的!

 

最後要感謝台大婦產科團隊,有您們團隊的協助,才得以順利生下寶寶,辛苦您們大半夜一直接生,感謝!

, , , , , , , , , , , , , ,

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