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3/10 中午12:00

接到媽媽的電話語氣與平日大不相同
急。怕。驚慌。
是平常穩重的媽媽不可能出現的情緒
到了板橋縣立醫院,看到像極了電視、電影的場景⋯⋯

只是⋯⋯
只是⋯⋯
在急診室病床上已無氣息的⋯⋯
竟是我昨天晚上才和兒子一起視訊的父親⋯⋯
看著他的手無力的垂在病床邊當下眼淚直流
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緊接著終於連絡上大伯
今天全部的事都由大伯幫忙協助
爸爸的好友們也幾乎陸續底達
事情發生太快
一下子
移靈、頌經、送儐移館冷凍

我其實還一直覺得爸爸只是睡著了而已
每每望向爸爸的大體我仍止不住淚水

(剛才突然按到siri,出現了每次都會出現的字眼「需要幫忙嗎」,突然間想說「找爸爸」⋯⋯)

剛到達醫院時,警察也在一旁
事發經過是約11點左右,爸爸看完耳鼻喉科,在路邊攔計程車,原本還要到工廠做事,上計程車後就倒在座位上,隨即司機便報了警,救護車抵達時搶救後已無心跳,送往縣立醫院急診急救約20分鐘無效,妹妹到醫院時醫生準備要開死亡通知書前曾問護士打過強心針了嗎?護士回覆打過十幾針了,該打的都做過。之後準備移到太平間⋯⋯

移靈到儐葬業者的佛堂,頌經,再回到事發現場收魂,馬路上來往的人車,我都看不清楚⋯⋯完成儀式後又回到佛堂安神位,再送進冷凍,因為爸爸身材算高大,所以能一直看見我為他穿上的鞋子,回想一生似乎沒為爸爸做過什麼,還好,前幾天視訊時叫兒子對阿公說過「I love you」,不善表達的爸爸沒有回答,但感覺得到他很開心,到現在我還是眼淚直流⋯⋯

頌經時我一直覺得頭暈、無力、腿軟,雖然是中午12點卻一點食慾也沒有,直到下午三點阿伯想到我們還沒用餐買了蛋餅,因為頭暈我以為是哭到快缺氧,沒有體力便吃完那很美味的九層塔蛋餅,直到所有事告一段落,回到公司拿了包包,回到家已是晚上八點多,要開門時一陣噁心感,我曉得我快吐了,兒子幫我開了門,還喊著加油!加油!加油!加油!我臉上仍笑著跟他說好棒!
隨即進厠所,將蛋餅吐得一乾二淨,不曉得是不是我的經前症候群作祟,我頭雖沒有到劇烈疼痛但還是吐了。

回家後儘快梳洗,兒子要我幫他洗澡,我撐著快無氣力的疲憊身體,幫他洗澡後,老公幫他穿好衣服,我很不舒服的翻來覆去後終於睡去⋯⋯

現在是3/11凌晨4:35寫完了昨天的日誌,我要再做休息,今天上午仍有事要處理。



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