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歲那年的一天,我和爸爸照例出門去散步,經過北區河畔殯儀館門口的時候,爸爸突然停住腳步,問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幾點了?」我看了看錶,告訴他是「十點二十五分。」

  然後爸爸問我看到了什麼?

   「沒什麼特別值得注意的,」我回答,「一群人,大概150個左右,正排隊進殯儀館。」

   「嗯,眼力不錯。」爸爸滿意地點點頭,接著他提起別的話題,跟我討論起體育新聞來。

    說了快半個小時,我發現他還沒有離開殯儀館的意思,就問:「我們要不要繼續散步?」

    爸爸沒有立刻回答我,卻突然提出第二個奇怪的問題:「兒子,你現在能看到什麼?」

    我向殯儀館門口望去,剛才進去的人現在排隊出來了。
  
「還是沒什麼特別的,」我聳聳肩,「估計是追悼會剛結束,進去的人已經出來了。」

   「非常準確,」他說,「你看看現在幾點。」

   我說是:「十點五十分。」

   爸爸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對,人的一生總結起來也不過就那麼長時間。」

   我疑惑的抬起頭,「什麼時間?爸爸,我不明白您在說什麼。」

   「你看,兒子,追悼會上牧師會宣讀悼詞,也就是死者一生的總結。宣讀悼詞不過短短的二十來分鐘,很多當時被認為是巨大的挫折或者偉大的成就,其實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進不了這二十分鐘。你長大以後,無論是沮喪還是得意的時候,都要想想我這句話,你將發現眼前的道路會變得開闊許多。」

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