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一直被認為大男人的日本男人...

其實...還蠻會說話的呀 0.0

=======================================

日本男人很會說些甜死人不償命的話
不論是以上司或朋友的姿態
他們隨時穿梭在onoff之間
一下理直氣壯的演正經八百的上司    
一下又變成聯誼時拚命討好女生的男人
但可惜的  
這跟我是不是個魅力女生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們只是很enjoy在自己男人的那一面裏
「俺は男」我是個男人啊
男人們總愛藉著某些台詞來提醒自己是男人


和松野先生吃完焼肉準備撘電車時
我無奈的對他抱怨「怎辦 身上都是焼肉味還要搭電車真害羞」
我身上的味道呢 完全就像在煙囪下被薰了3小時
是可以嗆昏隔壁婆婆的那種味道
松野此時摸摸我的頭說「大丈夫、可愛いから許す」
意思是呢   放心 因為妳很可愛所以大家會原諒妳的
  可悲的
累了一天又快被煙燻昏的我當然不可能可愛啊  
純粹是他自己覺得那句台詞很Man
說什麼都想講出口罷了


部長更妙
  要去外面開會前
他拎著2領帶來問我 哪條好看
我指了右邊那一條  
他帶上後立刻跟大家炫燿「嘿嘿 女人幫我選的」
不然就在會議室裡突然製造出嘣嘣嘣的音效
不知道他哪跟神經不對的我問「你怎麼啦」
那傢伙指著心臟痛苦的說「我現在心跳突然加快」
本小姐認真開始想撥119
那傢伙吐出這樣的台詞
我心跳真的好快  因為妳坐在我對面啊
神經病  告你性騷擾喔本小姐白了他一眼
硬要逼人說出這句話後他才甘願回到部長身分
開始頭頭是道糾正我的案子
喂喂喂   你前一秒在演的是諧星耶


另外
 有個更妙的同事叫高橋 
我跟他一點都不熟只是恰巧有天搭同班地下鉄回家
因為實在太不熟了  就變成那種沒話找話講的場面
高橋問我台灣有地鉄嗎 會不會害怕地鉄之類的蠢問題
我也配合的回答說  我的確很害怕搭地下鉄
畢竟遇到大地震是必死無疑的嘛
尤其當時我們搭的是超級地下鉄大江戶線
我懷疑大江戶線根本是在B5 也就是地下5樓的位置
通常接到這樣的回答後 對方應該要說是喔之類的話來做ending 
但高橋竟然吐出一句
「別怕 不管發生什麼都有我在妳身邊」
什麼??
我瞪大了眼 想確定他是不是過勞導致腦神經出問題
高橋害羞的摸了摸自己後腦杓
「呵呵 突然之間說出這樣的話」
然後他的視線又回到手上拿的週刊文春


我真的很能體會日本女生為什麼裝可愛全世界第一名
因為日本男人總會讓對方意識到他是男人 妳是女人
這樣的他們常害我處在認知不協調的狀態裏
畢竟骨子裏的我沒有那麼女性化
但總在遇到這樣的男人們時  我會變成很愛撒嬌的女生
噁・・・好噁心
怎麼我也有那麼會裝的一面
有時候我真會這麼想
不過老實說  在那種男人面前 
自己會變的比較可愛一點也是真的

 

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