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是平胸一族. 每當電視綜藝節目在討論平胸的綽號或議題時, 我內心的邪惡小妖怪就會爬上我的耳邊, 邊搖著鈴鐺邊呼喚著, "有人找妳! 有人找妳!" 


我非常喜歡逛街, 但是有兩種專櫃是我最不想踏入的. 第一種是賣鞋的. 因為我的腳非常的醜, 有雞眼、拇指外翻、扁平足, 右腳踝還有一大片像燙傷疤痕的胎記. 因此買鞋子會提醒我這些缺陷. 


第二種自然就是賣內衣的, 因為那蠻牆滿架子的內衣, 總是對著我無情的演奏著命運交響曲的前兩小節--妳沒救了、別勉強了...


因此我通常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易買鞋子和內衣. 但兩年前的內衣採買經驗, 竟讓我逐漸愛上買內衣...


記得當時戴安芬在強打一款魔術胸罩, 但其實新光三越的小姐介紹給我時, 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因為那兩陀實在墊的太誇張了, 這樣的設計反而讓我的小宇宙感覺受到嚴重的污辱.


因此我挑了一款普通的內衣進去試穿. 台灣的內衣專櫃小姐都會很熱心的要幫忙顧客試穿, 但我從不假手她們, 幹嘛沒事給人家多一個取笑的機會. 


但我那天不知為何穿了一件很難穿脫的套頭上衣. 在小小的內衣間裡, 我遮騰了很久上衣都拖不下來. 小姐拼命在門外問需要幫忙嗎? 我被催的只好讓她進來. 


既然讓她進來了, 我只好讓她幫我穿內衣. 她先說, 你怎麼拿A罩杯的, 你應該是B罩杯才對. 我正要說她說謊不打草稿, 只見她迅速拿了那款魔術胸罩的B罩杯進來.


她非常嫻熟的先要我稍微彎腰, 然後用溫暖的右手掌使盡吃奶的力氣開始撥肉, 從我的後背、上手臂、副乳, 除了骨頭撥不動之外, 她應該把我的肉全部都撥到前面了.


她幫我把內衣扣上後,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前面可以長出這樣的東西. 


我才正要讚嘆原來什麼叫做鬼斧神工的時候, 她竟然說出了一句讓我感激涕零的話, 


『小姐, 這才是你真正的胸部, 你不是A罩杯, 妳是B罩杯!』


我彷彿看到多年前高中的三民主義老師, 在講台上握著右手的拳頭高聲說著"主義就是一種思想、一種信仰、一種力量!" 當場感動的完全說不出話. 


我幾乎是噙著淚買下那件內衣的, 不, 是三件內衣. 走出百貨公司的大門時, 我有如做了20年的冤獄黑牢後重獲自由的輕鬆, 天上的太陽是燦爛的, 樹上的小鳥是飛舞的, 路上坑坑巴巴的紅磚道, 也都跟著我一起輕聲唱著"我是B罩杯、我是B罩杯..."


我和我的B罩杯就這麼一起度過了兩年的愉快時光.


前幾天又逢百貨公司週年慶, 因此我進行每年的例行內衣採買.


結帳時, 我不知哪根筋不對, 想說來看看那A罩杯會是長什麼樣. 但左翻又翻就是沒看到A罩杯的, 因此我請小姐幫我拿. 


『我們這款沒有出A罩杯的喔』
『嗯, 沒有出的意思是, 今年沒有出, 還是從來都沒有出?』
『這款魔術胸罩因為有襯墊作在裡面, 襯墊本身就蠻厚的了, 因此最小就是出B罩杯』
『............』

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