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傭住在主人家的附近,獨自帶一個四歲的男孩。主人也曾留她住下,卻總是被她拒絕,因為她非常自卑。
   
那天主人要請很多上流社會的客人吃飯。主人對女傭說今天您能不能晚些回家。女傭說當然可以,不過我兒子見不到我,會害怕的。主人說那您也把他帶過來吧。那時已是黃昏,女傭回家拉了兒子往主人家趕。兒子問我們要去哪里?女傭說你參加一個晚宴。

四歲的兒子並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一位傭人。  

女傭開始把兒子關進主人的書房。可是不斷有客人光臨。女傭有些不安。她不想讓兒子知道主人和傭人的區別、富人和窮人的區別。 
後來她把兒子關進主人的洗手間說,這是給你準備的房間。她指指馬桶說,這是一個凳子。然後她再指指洗漱台,這是一張桌子。她從懷裏掏出兩根香腸,放進一個盤子裏。母親說,現在晚宴開始了。 
盤子是從主人的廚房裏拿來的。香腸是她在回家路上買的,她已經很久沒有給自己的兒子買過香腸了。做這些時女傭努力抑制著淚水。主人的洗手間是房子裏唯一安靜的地方。男孩在貧困中長大,他從沒見過這麼豪華的房子,更沒見過這樣的洗手間。他不認識洗手間。他不認識抽水馬桶,不認識大理石洗漱台。他坐在地上,將盤子放在馬桶蓋上。他盯著盤子裏的香腸和麵包,為自己唱起快樂的歌。

晚宴開始的時候,主人突然想起女傭的兒子。他問女傭,女傭說她也不知道。主人看到女傭躲閃的目光,就在房子裏靜靜地尋找。  

終於他順著歌聲找到洗手間裏的男孩,那時男孩正將一塊香腸放進嘴裏。他愣住了,他問男孩躲在這裏幹什麼?男孩說我是來這裏參加晚宴的,現在我正在吃晚餐。主人問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男孩說我當然知道,這是晚宴的主人單獨為我準備的房間。主人說是你媽媽這樣告訴你的吧?男孩說是、、、、、、其實不用媽媽說,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也一定會為我準備最好的房間。不過,男孩指指盤子裏香腸,我希望能有個人陪我吃這些東西。 

主人的鼻子有些發酸。他默默走回餐桌前,對所有客人說,對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們共進晚餐了,我得陪一位特殊的客人。然後他從餐桌上端起兩盤子,來到洗手間門口,禮貌地敲門。得到男孩的允許後,他推開門,把兩個盤子放到馬桶蓋上。他說這麼好的房間當然不能讓你一個人獨享,我們共進晚餐。  

那天他和男孩聊了很多,他讓男孩堅信洗手間是整棟房子裏最好的房間。他們在洗手間裏吃了很多東西,唱了很多歌。不斷有客人敲門進來,他們向主人和男孩問好,他們遞給男孩美味的蘋果汁和烤成金黃色的雞翅。後來他們乾脆一起擠到小小的洗手間裏,給男孩唱起了歌,每個人都很認真。多年後男孩長大了,他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帶兩個洗手間的房子。他步入上流社會,成為富人。他每年都會拿一大筆錢救助一些窮人,可是他從不舉行捐贈儀式,更不讓那些窮人知道他的名字。

有朋友問及理由,他說,我始終記得多年前,有一天,有一位富人,有很多人,小心地維繫了一個四歲男孩的自尊。

來源:網路郵件

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